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 
首页 > 关于元皇 > 元皇简介
 
「疫情海外后援特辑 ● 五」 “ 我跟红会抢口罩”
更新时间:2020-2-19 13:54:33 浏览次数:519
 

大家好,我是Kan。身处海外,主要是做留学移民的。但因同时运营着国际快递多伦多地区邮寄业务,在这个物资后援的海外“一线”,每天都会看到很多令人感动或感慨的事情。我希望能用文字记录下这份历程,因为……

面对疫情,全球华人与祖国同在。

「疫情海外后援特辑 ● 五」
“我跟红会抢口罩”

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,这次被作为新冠病毒收诊定点医院。

工作之余与在那边工作的高中同学联系了一下。

当得知院内一线医疗人员一天只配发两个普通医用口罩、医技人员一天只有一个的时候,我也觉得心里不是滋味。

莫名的,我跟他作出承诺,愿意向他们医院科室捐赠。

真是“人前夸海口,人后犯了愁”。

邮寄经手的口罩按吨计,可我自己是从来没买到过大批量的呀。

发动关系联系到一家同行公司,约好我这边送完货就去他们那里买。谁成想,放了鸽子,拖到晚上告知我……

“没货。”

心里暗暗叫苦,这友谊的小船怕是要翻了,这事儿不得被老同学叨叨一辈子啊。

好在我还有一群靠谱而又一直支持我的员工,动员全体放下手上的工作,全力找货源。

有车的同事开车到处跑,超市、药房、设备仓库,没车的同事邮件、电话联系各个经销商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有人在店里看到了有快递同行在卖医用口罩的,惊喜之下立刻让他扫货。

可惜他银行卡有限额,只刷了6箱的。

急忙问了一下地址,看了眼时间。预计26分钟,对方5:30下班,现在5:11。

感谢我的车技,也感谢当天的运气。可算是在对方关门之前赶到了,同事则是一直在门口等着我。

我见他一脸郁闷的样子,也没多想,直接冲进店里准备刷卡清空库存。

店员告诉我,剩下13箱,都被边上这位女士要走了。

仔细打量了一下,不像是代购,也不像是同行。不过手上拿的几页纸让我眼前一亮。

志愿捐赠表,署名XX省红十字会。

看来大家都是做善事,无需分彼此。虽有些失落,但毕竟已经买到6箱,足以兑现对朋友的承诺。

转身准备离开,店员说的一句话让我停了下来。

“您的支付宝余额不够。”店员对那位女士说。

“我刷微信。”

“也刷不过。”

“不好意思,打扰一下。您能不能把剩下的口罩让给我?”我想了一下,走过前去递上一张我的名片,“我知道您是为了做善事,我也是。这些口罩我想买下来寄送给国内医院的朋友,除了湖北武汉,其他地区医疗资源也很紧张,望您能成全。”

女士看了一眼我的名片,没在意的说道:“哦,你们还是雅思考点啊?我们是XX商会的,替红十字会采购,而且这些物资是要后续运送到湖北武汉的,不能让给你。”

“您等一下!”察觉出女士有点不信任,我急忙掏出手机,找出我和同学的聊天记录,“您看这样好吗,这里也是快递店,我在这儿付了钱,直接在这儿发到上海儿科医院!”

“我们快递寄不了昂,只能帮你下单加拿大邮政(Canada Post),时效不保证。”店员在边上插了一句。

“这位女士,能不能借一步说话?”我笑了一下,顾不上礼仪,将她拉到边上,小声说道,“我知道有个航班,一早就能直飞中国,您把剩下的口罩让给我,我以人格担保,一定让这批物资赶上周一的航班!”

见她并没有什么表示,我也是有些着急:“您是XX商会对吧?那您一定认识Lily*,您可以和她打听一下我。”

“哦?你和Lily什么关系,那个唱歌的吗?”

“不是,留学移民的那位,我和她是同行,十几年前也是她的员工。”

女士这次终于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好吧,不过我有个条件。”

“您说,我尽最大努力满足!”

“你也知道,现在物资很紧缺,这不是钱的事。我今天刷了十几万了,实在刷不过去了。”她婉婉道来,“我有一些是需要给我家人的,希望你能把这些也带上你说的那趟飞机。”

“绝对没问题。”

“两位付费吗?35刀一盒,刷卡还是微信?”店员估计赶着下班,催促我们结账。

“微信支付,微信支付。”掏出手机调出付款码赶忙展示给店员,结账后如获至宝地把几个箱子捧在怀里。

“我名片上的二维码是我的微信,您加我一下。要带回国的东西,我后续去您那边取。”抱着箱子人都快要被挡住,只能告诉女士后续扫码加我微信联系。

对同学的“承诺”,已经在路上。尽个人绵薄之力,愿疫情早日平复。

而红会的后续物资运输,也由国际快递接手。

面对疫情,全球华人共同努力。


〔United By Love,Together We Stand〕

面对疫情,共同努力 

 
 
 
Copyright ©2006加拿大元皇国际咨询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2029426号-1             砂磨机